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 《

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,本人被《后真相时代》吸引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“谣言、误传、10万+、阴谋论、带节奏、病毒营销……剧情总反转,频繁被嘲讽,真相何在?”看到发生在封面的上述介绍,我也许更有兴趣从这本书中寻找这一难题的答案。

但不幸的事实是,《后真相时代》和“后缘由时代”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说得再明白点,本书根本无意于探讨什么“后缘由时代”。

这究竟是如何回事呢?或许,这口锅,不该让本书的作者来背。实际上,本书原标题的含义是我们所发现的现实,是由多个个别组成的,因此是可以被操纵的。所以,本书更需要被翻译为“真相”,而不是“后缘由”。

何谓“后缘由”?“后真相”(post-truth),被《牛津词典》评选为2016年的年度词汇。根据《牛津词典》的解释,“后缘由”是指“诉诸心灵与个人信念比陈述客观事实很可妨碍民意的一种情形”。也就是说,公众不是不知道或不明白“后缘由”不等于“真相”,而是最乐意相信它们在感情上坚信的“事实”。

由此可见,本书的主题——真相是怎么样被诠释出来的——和“后缘由”当真没有多少关系。虽然在宣传语中赫然写着“当真相被操纵、利用,我们该怎么看、如何听、如何阐释”,可事实是,本书连更基本的传播学概念也没能清楚。用一种有哗众取宠之嫌的思路来进行自我推荐,让这本《后真相时代》显示出令人哭笑不得的“自黑”色彩。

《后真相时代》

在指出图书营销的昨天,这并不是不能被理解。不过,《后真相时代》留给我们的反思远不止于此。

快时代慢思考_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_后真相时代定义

翻开此书,总给人以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本书将“真相”分为四类,即片面真相、主观真相、人造真相和未知真相。其理论基点就是,如今发生在各种媒介上的“真相”都是被操控的缘由,而导致这一现象的缘由是总有人想要欺骗公众,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可无论作者的分类是否恰当,这一论断都算不得新鲜。问世于上上个世纪,至今还不断被人念叨的《乌合之众》就曾强调,民众缺少理智,依赖于信奉与权威的鼓励。简而言之,民众是盲从的。

《舆论》

李普曼的《舆论》讲述的只是同一个道理,即公众接近真相并不容易,会得到重重限制懂球帝APP,而舆论和民意是无法被鼓励的。如何破解这一局面?李普曼希望成立一个独立于任何机构之外的,不以盈利为目的的部门,以此来确保信息的客观和公平。可是,“后缘由时代”的发生,或许早已从一个侧面表明懂球帝APP,李普曼的构想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,还是具有很多乌托邦性质。

不难看出,时光虽然在逝去,但新近出版的《后真相时代》(或许最需要被叫做《真相》)并没有在理论建设方面更进一步。在本书中强调的“竞争性真相”“复杂性”等概念,多少显得似是而非或者说是浅尝辄止。我们也许知道,在这个互联网时代,任何信息都具有复杂性,某种简单的词义重复并不能消解读者的忧虑。要知道,左拉的写实主义都脱离不了对材料加工、剪裁的嫌疑,何况是新闻呢?

一言以蔽之,《后真相时代》说得其实不无道理,但本书和时代的相悖和他者才是更要命的弊端。提到“后缘由时代”,就不能不提到新媒体的问世和影响。托夫勒在《第三次浪潮》中认为,报纸、广播、电影跟电视都是“思想工厂”。而大规模制造起来的标准化的“事实”,经过“思想工厂”的加工懂球帝APP,源源不断地流入千百万消费者。可是,新媒体已经完全改变了这一传播格局。

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,新媒体拓宽了公众接受信息的渠道,增加了表达看法的方法。信息传播不再是“一对多”,而是“多对多”的复杂局面。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,李普曼、勒庞等人担心的问题,只是新媒体时代很多复杂议题中的一个。今天的公众,虽然却有被操纵、引导之虞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,但相对的,他们也不再是完全被动的群体。

那么,公众通过新媒体主动参加跟加入到信息传播过程懂球帝APP,能否如杜威所构想的这样,增进信息的民主化和自由化?至少从现今来看,情况并不自信。社交媒体提供的多样化信息甚至推动了公众的思维偏差。“回音室效应”的存在,并没有让他们步入开放跟包容,反而使得其更加封闭。简而言之,人们很乐意接受跟相信和自己又有价值观相近的看法。

某自媒体的文章,常常被指为“贩卖焦虑”,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其作品既是顺应公众情绪、需求的结果。作者可在文章中大爆粗口、大走极端化路线懂球帝,无非是因为,这就是部分观众期望看到的结果。他们越是剑走偏锋,粉丝越是觉得“爽”。这些人不过是说出了人们想说而不知该怎么说的话。

也就是说,现象级的10万+,绝不是凭空而来关于后真相时代的思考,而是受众与作者共谋的结果。两者关系之复杂,恐怕远不是“传播——接受”这一特色理论框架可以解释的。毋宁说,如今,谣言、误传、阴谋论、带节奏等现象,都不是靠单一力量可以炮制出来的,也不是靠某一方就可以操控的。

且不论《后真相时代》的学术价值几何,其并没有触及到“后缘由时代”的核心难题,才是最令人失望的地方。作者麦克唐纳,正如本书的介绍所言,是一位“说故事大师”。但观众最期望受到的,可能不是他所提供的“故事会”,而是最真切、更简洁的理论框架。

《真相》

在比尔·科瓦奇和汤姆·罗森斯蒂尔合著的《真相》一书中,作者重申了在新媒体时代信息鱼龙混杂的状况下“把关人”的重要性,也必定了社交系统为公众提供公平交流的优势。或许,将两者叠加,就是在“后缘由时代”获取内幕的窘境?

但现实状况是,不少曾经的特色媒体跟主流媒体都在有意无意之间向某些“新媒体”画风靠拢。所谓客观、公正、中立,越来越成为“后真相时代”的稀缺品。因此,任何过度自信的分析,都是不足取的。至于麦克唐纳所提及的解决方法,在信息面前保持冷静、克制,用自己的理智去预测,则很象是天方夜谭,或者说是一句恰当的空话而已。

由此观之,《后真相时代》给观众留下的更深切启示倒是,在传播科技不断升级、传播途径不断革命的现在,相关新闻理论探究应该怎样跟上时代的脚步?如何在阐释经典问题的同时,深入新闻制作、信息传播的一线?麦克唐纳洋洋洒洒写了一本书,却早已被“后缘由时代”远远抛在了旁边,这才是“后缘由时代”最可悲的地方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懂球帝APP 版权所有

琼ICP备xxxxxxxx号